【巍澜】好久不见

吾想说:第一次在老福特发文,不知道规矩,请见谅;不要抄袭,转载请私信;纯属幻想,自娱自乐,不要较真;真真文笔不好,全是大白话,三年不写中文的我尽力了;有喜欢的梗可以私信给吾,会出段子;可以催更,不要骂街;更新不定时,留学生神忙;在下的文为神奇的科技神话结合体,神话主,科技辅。

“免贵姓沈,沈巍。”

“在下特调处处长赵云澜。”

万年执念,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的回忆?

人间数载,失去了昆仑还是得到了你?

归根结底,我爱你。

真正的序

这是一个想看替身梗和sp(不了解请慎入,有意者请百度,如果网络短路,sp,spank,打屁股)但苦于没有资源的镇魂女鬼幻想出来的产物。

耶。

理科留学生文笔,请见谅。

01

御下不严

    烟雾缭绕中,一个身着黑袍的人影慢慢显现。

    “呦!黑老哥,好久不见,甚是想念啊!”

    黑袍使面具下的嘴角轻微抽了一下,没有支声。

    很明显,我们亲爱的赵处长嘴贫的这个毛病是一时半会改不了的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自上次影子人事件过后,赵云澜便发现人间由地星人惹出来的祸乱逐渐增多,由于特调处的工作量大大增加以致日日加班,他不得不怀疑地星的管理人捅出了什么篓子。

**********

    “圣器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黑袍使解释道,“圣器已经万年不出,如今出世,定会吸引更多心怀鬼胎的地星人,甚至海星人去争夺,你作为特调处处长,本使将圣器交给你保存,希望你能担此重任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正色道:“黑袍使既然如此说到,在下定然全力保护圣器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面具下,沈巍嘴角轻抿,“本使还有一件事希望赵处长可以落实。”

    “哈,黑老哥请讲!”赵云澜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本使希望赵处长可以在员工上位之前做一次系统的培训,并且相对的作出处规以及惩罚措施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嘴角一僵,黑袍使像没看到一样继续说道:“赵处长也知晓你们这一行的保密性,对于上次那位新员工的行为本使不做批判,希望赵处长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本来心惊胆战地听着,本以为会受到这位地星老大哥劈头盖脸一顿骂外加敲诈及惩罚,看了黑袍使还是很人性化的。

    正当赵云澜松了一口气时准备道谢时,黑袍使又开口道:“但是,作为特调处处长,你需要为此次付出一定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一口气又提了起来,紧张地看着黑袍使动作。

    黑袍使在心里深呼吸了一次,一狠心,一挥手,一个小傀儡从空中迈步到了他身边,手中捧着一支两米长,一寸厚的红杉杖。

    很明显,杖臀用的

    黑袍使在赵云澜快要窒息的目光中勉强说道:“此次惩罚是海星鉴和地君殿的高层共同定下的,希望赵处长可以以此为戒。”

    从小傀儡手中接过长杖,指了指沙发扶手尽量让自己变得古井无波:“国有国法,赵处长,请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苦笑了一声,要是只有黑袍使知晓此事,自己求求情,撒撒泼,也就罢了,如今竟是波及到了双方高层,看了以后的动作真的要小心了。

    赵云澜目光扫过了一遍自己的办公室,干涩的应付道:“那有劳黑袍使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伏到了沙发扶手上,上半身陷进沙发,臀部在扶手上微微翘起,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让人欲罢不能,脚尖点地,头埋在了双臂之间,静静地等待着惩罚的到来。

    看到赵云澜如此平静乖巧地遵循着自己的命令,黑袍使呼吸微微一窒,本来自己就不同意此次处罚,本想着要是赵云澜反抗一下让自己有点理由名正言顺问心无愧地打,也就罢了,但看到自己放在心尖上一万年的人即将在自己的杖下挣扎,沈巍恨不得去杀了那些老古董。

    一咬牙,把剩下的话说完:“念赵处长是初犯,红杉杖20下,去衣受罚,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赵云澜脑袋嗡的一响,去衣受罚,一联想到海星鉴高层下的决定,心里恨恨道:定是那个臭老头订的规矩,那个臭老头子现在打不到我,就让别人来,算你狠!

    但是口上却不得不求道:“大人,可否不去衣,在下愿翻倍受罚。”

    正在赵云澜在心中破口大骂的同时,却不知是身边的黑袍使大人临时起意加的一句去衣,他本不想伤赵云澜太重,心想看着打总能掌握些许分寸,却忘了顾及心尖人的脸面。

    轻叹一口气,暗道:我可不愿看到你在我手上受重伤。

    一挥袖袍,一层由暗能量组成的结界包围了赵云澜的办公室,将这个房间变成一个独立的空间,只留赵云澜,黑袍使,和一个小傀儡在内。

    “赵处长,请不要让本使为难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看到黑袍使已经退让些许,又不好意思再得寸进尺,狠狠心,闭上眼睛,将手伸向后面缓缓褪去了自己的牛仔裤和里裤,漏出长年累月不见阳光的白皙而因勤于锻炼形成的挺翘臀部。

    这一幕放在沈巍眼中,那是既火辣,又辛酸。

    他将杖的一端放置在赵云澜的臀上,眼睁睁的看着那光滑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:“不许挡,不许躲,可以叫出声,这结界是隔音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黑袍使费心。”赵云澜咬牙切齿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咻~啪!

    第一杖毫无预料便与腰臀相接处落了下来,臀肉翻滚,肤色骤然变白继而转为泛着血丝的粉红。

    赵云澜刚把这第一声惨叫咽了下去,第二杖紧跟着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咻~啪!臀上方!

    咻~啪!臀峰!

    咻~啪!臀下方!

    咻~啪!臀腿交界处!

    “嘶~~~呼”第五杖让赵云澜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,又颤抖地吐了出去。

    将整个臀部盖了一层粉红色之后,沈巍停了一会,给赵云澜喘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板子的宽度只需3下便可将臀打一遍,但沈巍向上下稍稍延伸了一下,将重叠部分变多了一些,整个受罚面积也变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过了半分钟,看到赵云澜差不多缓过来了,咬咬牙,又开始了一轮的惩罚。

    咻~啪!“啊·”赵云澜一个不留神叫出来声。

    咻~啪!“嗯!”即便咬住了嘴唇,呻吟声也控制不住的溢出,一脑门子冷汗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咻~啪!“嗯!”一个深深的牙印在唇下形成,指甲也在手心抠出来一个个印记。

    咻~啪!!!

    咻~啪!!!

    “啊!!!哈!呼!”最后两下打在臀峰,打的极快,也重了许多,逼得赵云澜叫了出来,大口地呼吸着。

    那翘臀已然成了大红色,衬得那漏出的一段因疼痛微微拱起的腰条极其具有诱惑力,修长的双腿弯了下来,已然扛不住此番责打。

    “不许咬嘴唇!”赵云澜听到身后的黑袍使说道,那语气中的怒气显而易见,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但是身后泛起涟漪的疼痛感让他无暇思考这些物事。

    “是”赵云澜颤抖地说道,他只想乖乖听话结束这场惩罚。

    黑袍使貌似也知晓赵云澜的想法,但有恐自己打的太快误伤了他,也怕他撑不住又咬自己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吩咐道:“小秋”,小傀儡从沈巍身后走上前来“用丝帕把赵处长的嘴堵上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一听,怒道:“黑袍使你过分了吧!”

    小秋可不管这些,拿起一条不知道从哪来掏出来的丝帕将赵云澜的嘴塞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“本使无法确定赵处长能否说到做到,请见谅,本使尽量打的快些,让赵处长少些痛苦。”

    忽视了趴伏的人的愤怒,又向那通红的臀部挥下重杖。

    咻~啪!

    “唔!”又一杖被打在了臀峰上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被堵住了嘴,赵云澜也就不再压抑自己,反正叫也叫不出多大声音。

    黑袍使大人很苦恼,红杉杖不比竹板,板子,藤拍等,不管手法多好,都会造成一定的内伤,自己又不是专业的执行人,自然把握不好分寸,内心把创造红杉杖的人骂了千八百遍。

    但是剩下的9下还是要打的,黑袍使不再犹豫,终于决定一连串打下去,大不了自己变成龙城教授去给他疗伤。

    当这边赵云澜还纳闷为什么迟迟不落下下一杖,黑袍使慢慢将杖身放在身后的两团弹性十足的肉上,说道:“赵处长忍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是一连串的打了下去,可怜赵处长还没有明白黑袍使的意思,便被身后传来的剧痛打断了思路。

    任凭那两团如何乱颤,宽大厚重的板子总会精确无误的打上去,当真无情。

    赵云澜只觉身后的雷霆一下比一下要命,双膝已经无力,跪了下来后,殷红的臀部依旧处在沙发扶手上,一副塌腰耸臀的架势勾得起黑袍使的欲火,也引得来红杉杖的怒火。

    这执行者是越打越心疼,一杖比一杖轻,却抵不过那累积的淤血和硬块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杖落下来的时候,赵云澜已经发出来呜咽声,身后已经成为一片血红,偶尔有一小块紫色出没。

    打完最后一下,黑袍使直接一把火烧了刑具,刚想上前安慰他,却猛然想起自己的身份不可暴漏便吩咐小秋拿走他口中的丝帕。

    当口中重获自由后,赵云澜大口大口地喘着,疼痛像针一样刺向大脑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看到赵云澜已经可以正常呼吸,黑袍使说道:“得罪了,赵处长,希望赵处长可以谨记此次处罚,并且刚刚本使提到的李茜的情况,也请赵处长前往龙城大学加紧处理,不要让她被波及到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领着小秋跨入虫洞离开了。

**********

    在瞬移过程中,小秋的眼仁中突然泛起了光,不再像一个傀儡应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为什么不让小秋来,反而亲自责罚?”

    黑袍使嘴角缓缓勾起,“当你等了找了一个人一万年,你也会明白我的感受。”

**********

    这边,赵云澜慢慢起身提上自己的裤子,照了一下镜子,看到自己紫红一片的臀部后,心里骂道:手真黑!

    整理了衣冠,心想刚打完的伤不会特别妨碍行动,今天尽快处理完李茜的事,明后天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 确定不会被别人看出自己刚刚打狼狈模样后,踏出办公室,却发现人家已经很自觉的下班回家了,叹了一口气后,决定以后特调处不存在奖金这件事!

    喃喃道:“看来要站着骑摩托了。”

**********

    自己绝对和沈教授有缘,赵云澜如是想到。

    进入龙城大学还没半分钟,就遇上了不知为何在校园里闲逛的沈巍,本着李茜是沈教授的学生这一借口,赵云澜便出现在了沈教授的办公室,美其名曰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“赵处长怎么有时间到龙城大学来,难不成又有什么新案子?”沈教授一边给赵云澜到茶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赵云澜哈哈一笑,本想着坐到沙发上翘二郎腿,却被身后的阵阵钝痛警示着,于是便拄着沈巍的办公桌说道:“案子倒是有,不过还是之前的旧案,不知沈教授有没有什么李茜的消息啊?”

    “李茜啊,她其实因为奶奶的过世遭受过大打击,作为她的导师,我也经常会给她做心理疏导,要是赵处长有什么事找她,我会帮你转达,希望特调处可以给她一段时间去缓解亲人去世的悲痛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一听大喜,心想这不就不用自己再去安慰了嘛,黑袍使应该也是这个意思,让李茜尽早走出阴影。

    “既然她有沈教授的照顾,我便放心了,本想着给她做出一些补偿,毕竟拿了人家的传家宝,不太过意的去。”

    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,叹道:“好茶,既然沈教授结了我的难题,在下也没有什么理由待在这里,就此告辞,哈。”

    刚握上门把手要推门时,便听到:“赵处长是不是哪里受了伤?”

    赵云澜眼皮一跳,立刻回头解释道:“没有啊,我这么厉害,怎么可能会受伤,哈哈哈!沈教授要是没有什么事在下就走了,改天见啊。“

    有一句话说得好,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编故事。

     作为一位大学教授,沈巍觉得此时的赵云澜蠢的像他养的那只猫。(大庆:啊切!谁骂我啊!?)

    不由分说抓上想匆匆“出逃”的赵处长,锁上自己办公室的门:“赵处长误会了,我的意思是赵处长是不是被责罚了。”

   说完之后还指了下身后。

     赵云澜脸上突然爆红,连玫瑰花刺都挡不住,嘴里一直胡乱解释着,但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个字。

    沈巍见了后是在忍不住笑出声来,安慰道:“赵处长不用难为情,在下家里有个弟弟,平时不听话也是要打上一巴掌,只是赵处长有没有上药?我这有些药蛮好用的,你要是需要的话可以自己上一些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的脸和屁股马上要进行颜色统一了,道了谢,拿起药膏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巍笑了笑,本想帮他上药,但还是太突兀了吧,也罢,只要他上了药,不管伤得多重,3日之内必好,回头还要谢谢花族大长老迎春。

**********

    黑袍使是个黑心万年老妖怪!

    这句话在赵云澜心中已经循环播放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这其实不怪他,是个人看到自己屁股紫红一片一碰就炸光是脱裤子就变成一场酷刑,都会无休止地谩骂执刑者的。

    尽管一碰就疼,赵处长还是一个知道对错的,他慢慢趴到床上,回头看着自己暴漏在空气中的两个紫桃子,右手上沾了一些沈教授给的药膏一点点的抹上去。

    沈教授给的药着实有用,而且清清凉凉的,改天一定要谢谢他。

    许是挨打也要大量的体力吧,赵云澜渐渐的就睡着了,裤子退到腿弯,夹克也没有脱掉,屁股和手指上都残留着很多亮晶晶的药膏。

    警惕性已经放到了0的赵处长自然察觉不到有一位黑小哥的到来。

**********

    当赵云澜和沈巍已经经历过千难万险在一起后,赵云澜突然重提旧事:

    “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吃我豆腐来着!为什么第二天我是光溜溜地盖着被子的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说是吧,劳资今天要吃回来!”